最新消息:欢迎访问天鼎投顾股票百科网!

深圳同洲电子(一个作死的互联网转型者)

股市财经 jstd_admin 250浏览 0评论



在移动互联浪潮的洗礼下,“落后就要挨打”的事实,已让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着手进行转型。而在红火的A股市场,借互联网旗号来炒作则早就是上市公司屡试不爽的拉高股价“绝技”。近年来赫赫有名的那些“妖股”,几乎无不是靠着互联网的噱头在兴风作浪。

今天我们要聊的这家公司,同洲电子,却是一个失败的案例。在风风火火的转型中,他们尝试过做手机、做系统、做盒子、做电视,甚至连名字都打算改成同洲互联,可最后收获的战绩却是高管撤退,营收缩水,巨额亏损。小内发现,之所以落得如此田地,竟全因他们自己作死。

令人啼笑皆非的搞机史

转型做手机,可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现象。不光雷军、周鸿祎这样的行业大佬要来搞机,那些什么教英语的、说相声的,甚至各路娱乐明星都怀揣着“梦想”杀了过来。在他们所留下的满地鸡毛里,就有属于同洲电子的那根。

话说那还是2009年底,一个早到魅族才刚刚推出M8,而小米都还不知在何方的年代。颇有战略眼光的同洲电子当时瞧准了智能手机这块市场,但这并非此前的主业,人才、技术的积累都还有限。在绞尽脑汁后,手机项目的员工抛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窃取商业机密,同在深圳的老牌手机厂商酷派成为了下手的对象。

可同洲哪里知道,对方根本不是他们以为的软柿子。酷派在察觉机密被盗的第一时间就报警处理,但同洲方面却矢口否认窃密一事,但证据确凿容不得他们抵赖。案件的处理拖拉至2011年,最后在当地政府的介入下以双方和解而告终,涉嫌道歉商业机密的同洲员工进行了公开道歉。

同洲虽然在这场间谍风云中得以幸免,但他们失去了最宝贵的时间。2011年起,“中华酷联小魅”们掀起了一场强大国产智能手机风暴,本应名列其中的同洲电子却要为错误买单,让投入了数年和数亿元的智能手机项目搁浅。而于此同时,他们又遭遇主营业务机顶盒日渐萎缩,急需新的突破口。

蛰伏1年多,同洲电子再度祭出大招。2013年,他们以组合拳的形式推出了飞看盒子、飞TV和梦寐以求的飞Phone。这超前的生态链打法,直到如今才在小米和乐视身上实现,对于当时还势单力薄的同洲来说无疑是沉重的负担。样样都尝试,往往意味着最后什么都没成功。

先从飞Phone说起,这款手机售价达1799元,配置却是两年前的主流。其命运也就可想而知,在首轮销售结束后就再无消息,一度有媒体传言“销量为零”,同洲方面则称“有十几万的订单额,库存已清”。至于那个号称甩开互联网电视几光年的飞TV,共计仅售出1088台,销量被竞争对手乐视完全吊打。最有意思的,还属飞看盒子。他们先是频频与各地广电合作以铺开渠道,同时声称小米盒子存在抄袭侵权以炒作造势。结果,所谓1年5000万用户的指标最后仅仅实现了4%。

大计划一败涂地的同时,他们在2013年的营收和净利也大幅降低。但同洲依然决意一条道走到底,2014年又相继推出了主打安全的自主手机系统960 OS和相应的硬件产品960手机,并将此前“销售一空”的飞Phone更名降价作为廉价机型出售。可这已经是智能手机大局已定的2014年,同洲的软硬双拳不但没有什么斩获并且还因与华视传媒的赞助违约被坑了680万。这一年,他们业绩不但遭遇营收锐减,更是净亏高达4亿。

可以看到,同洲对于互联网转型目光放得远,决心也很足,无奈这一切从“商窃”开始就是步步皆错。2013年,自身实力并非雄厚的情况下盲目推出集群产品,面面聚到的同时却都是浅尝辄止。2014年,不死心的他们推出手机系统+硬件的组合拳,可这时手机市场大局已定,根本没有同洲的容身之地。最后,主业黄了营收少了,可新战场却没有战果,巨额亏损也就顺理成章。不怪对手太狡猾,自怪自己不争气。

层出不穷的幺蛾子

按理来说,一家做到机顶盒市场份额第一,并拥有战略眼光及魄力进行互联网转型的公司,肯定具备了诸多长处。可在小内的眼里,同洲电子自从加速进行自我互联化以来,内部却是问题多多,尤其在去年竟是幺蛾子倍出。

先来说说那份难产的2013年度财报,这份年报在当时可谓经历了反复修正。但无论如何修正,业绩下滑已是定局。值得注意的是,在年报显示营收下降7%左右规模的情况下,净利润的降幅度竟高达76%。这也就是说,同洲2013年一年的折腾换回来的不过是鸡飞蛋打。

在2013年迎来营收和净利锐减之后,同洲的老总袁明抛出了一系列方法来挽回局面。首先想到的便是更名,他们试图以“同洲互联科技”的名义展示转型之决心,并获得新生。此外,他们还雄心勃勃地要将此前获得的8亿增发撒向互联网项目。可至今为止,这个更名仍尚未通过批准,而增发项目也更是远未落地。

2014年2月,同洲的副董事长孙莉莉因“个人原理”辞职。据了解,这位副总此前一度在同洲身兼数职,2012年起她陆续卸去了董秘、副总经理等职务。而就在去职的同时,她和同洲董事长袁明却共同创建了“中汇影视”并出任法人。此外,她先后套现了近9000万的同洲股票,并还持股了另外4家公司,这可谓分心有数。

除脚踏多船的孙莉莉,同洲电子自上市至2014年共计有17名高管离职,其中多数都是创业元老。进入2015年以后,公司更是在3个月时间内出现了5名高管先后出走的情况。可以说,执着于转型却毫无战绩的困境让高管们对公司的发展也不甚乐观。

据透露,离职高管除了出于对前景的悲观,他们出走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公司决策上的一言堂。在老董事刘长华2006年去职后,同洲电子的董事长及总经理就变成由袁明一人担当,其独断的作风也让不少有不同想法的高管因此决意走人。

但正是这个大权独揽的袁明,在公司业绩面临垮塌的情况下,似乎也开始寻思退路了。去年9月,袁明减持了1500万股同洲的股票,套现金额高达1.4亿元。在今年1月份,他辞去了总经理一职并再度套现800万股。两个月后,他更是分多次将今年套现的股票总数增加至4100万股。

在业绩不振,高管离职甚至老总都寻思退路的情况下,小内还听说同洲出现了大规模欠薪的情况。在去年四季度,由于公司连续拖欠了员工工资,坊间甚至传言同洲资金链已断。而在陆续补发拖欠工资后,同洲为了脱困也开始砍掉营收能力不足的业务并进行相应的裁员。今年一季度,同洲在营收环比缩水的情况下凭借开支的减少竟获得了扭亏。

除了成功扭亏,同洲在2015年也迎来些新希望。袁明减持的同时,华夏人寿开始接盘取而代之成为了新的头号股东。在增派两名董事后,华夏方面带来的资本力量也许将能让迷失的同洲逐渐返航。

让我们把目光再放回2009年,尝试以智能手机来打响互联网转型头炮的同洲电子可谓极具战略眼光,但窃取商业机密的行径却白白断送了大好时机。待到2013年,眼前的局势已大不相同,但同洲却选择孤注一掷。经过连续两年的硬拼,最后只落得了一个巨额亏损的结局。

同洲转型的败因,归根到底在于盲目二字。在实力有限的情况下,盲目的投重兵在并不擅长的多个领域,而不是单点突破;待到连吃败仗,又盲目地开始砍项目收缩业务,却发现原来的主营业务也优势不保。2015,留给同洲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转载请注明:天鼎证券投资百科网 » 深圳同洲电子(一个作死的互联网转型者)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